天木历史博物馆论坛档案文献文献卷宗 → [转帖]芷江:日本投降第一站


  共有4824人关注过本帖平板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转帖]芷江:日本投降第一站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愚公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新手上路 帖子:9 积分:149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1-06-22 10:50:31
[转帖]芷江:日本投降第一站  发帖心情 Post By:2011-07-07 16:30:25 [只看该作者]

芷江古属“五溪蛮地”,处湘西,“据楚上游,滇南贵州之往来其途,若门户之必由”。抗战爆发后,芷江因特殊的地理位置,成了西南大后方的前军事基地,是中国军民抗战后方的前方、前方的后方。由于1945年先在芷江举行了中日洽降,然后日本才在南京正式签字投降,所以1945~1946年,英美诸国出版的地图中,凡有中国略图的,湖南有芷江而无长沙。中国的8年抗日战争始于宛平卢沟桥,终于芷扛七里桥。
  把受降工作放在芷江的原因主要有4个一是原来确定的江西玉山机场遭到破坏,尚未修复,而芷江机场交通便利,二是芷江机场空军实力雄厚,有数百架可以随时起降的战机,对日军可以起到威慑作用,三是当时日本还有一定实力,部分日军军官和土兵还有拒降心理,在芷江安全警卫有保障,四是日军在芷江惨败,在此投降能让他们真切地感受到“大势已去”。
  1945年8月10日凌晨,日本裕仁天皇召开御前会议。6时45分,日本外务省托瑞士、瑞典两中立国向中、美、英、苏4国发出《日本乞降照会》。
  1945年8月15日,日本政府接受《波茨坦公告》,宣布无条件投降。
  
  没有任何借鉴的受降准备工作
  
  日本向外国投降固然是头一遭,对中国来说,在近代史中也没有受降的先例可循。唯一的参考是向美军借来的德国向盟国投降的记录片。当时的重庆国际电影院特别为参与受降仪式的少数官员放映了这部记录片。从这部影片中可以看出,不管交战国双方仇恨有多深,但战胜国对战败国投降代表个人人格仍然给予充分的尊重,但除此之外,似乎没有什么可以借鉴的了。
  既然没有可借鉴的资料,只有想得全面些了。受降典礼场地选用芷江机场空军第5大队和14中队营房,并指派专人负责会场布置、文书誊写、接待事物、交通车辆、油料供应及机场附近的治安等。
  签字典礼的会场在机场东面一排黑鱼鳞板双层木结构的西式平房里。每栋房子长44.1米,宽8.8米。南、北侧各有房屋五六间,为来芷江参加典礼的人的宿舍;南侧房屋的尽头为餐厅和厨房;北侧房屋的尽头房屋原为基地管理室,改为警卫、驾驶员休息室;东北方百米处有一栋独立的房屋,原为空军基地司令员的住处,改为供日本降使的招待所,便于隔离、警戒。
  当时的芷江县城大削、巷贴满了“庆祝胜利,巩固世界和平”、“向抗战将士致敬”、“向盟邦战友致敬”、“抗战胜利万岁”等标语和横联。县城东门还有一巨幅对联“庆五千年来未有之胜利,开亿万世永久之和平。”并用松柏装饰成许多“V”字形。进人街道的彩楼上还有“胜利之门”4个大字。芷江机场临时搭建了占地近100平方米的棚舍,用石灰画出警戒范围,参观人群均站在警戒线以外。
  
  日本降使汗流如注,面白如纸
  
  1945年8月20日,代表侵华日军的日本降使今井武夫奉侵华派遣军司令冈村宁次之命,乘坐“元力”式MC号97式冈村宁次专机从南京明故宫机场起飞,当天降落在汉口。虽是冈村宁次的专机但该机已是油漆剥落,弹痕累累,破旧不堪了。当晚,按照降机要求,机尾系上4米长的红色布条。
  8月21日,今井武夫乘坐专机飞向湖南,按规定在上午10时进入常德上空。这时,他发现机舱内有一挺歪把机枪,便赶快命令士兵丢掉。这挺罪恶的机枪遂坠人了茫茫洞庭湖水之中。在洪江上空,专机由中方飞机领航,于11时10分飞抵芷江上空,先围绕机场低飞3周以示敬意后,11时15分降落。
  芷江机场的跑道停着百余架飞机,5000多人聚集在机场跑道边,成百辆吉普车以及各种各样的军车、小轿车排列在路边。日本降机按指挥台指示绕场滑行一周,驶向指定地点。中美官兵从机场四周蜂拥而至,抢着拍照留念。飞机停稳后,标志着投降的机尾4米长的红布条被官兵们撕碎,各自留作纪念品收藏。
  今井武夫头戴拿破仑帽,蹬着马靴,身穿草绿色翻领军服,面带戚容走下飞机。
  中方对日军所携带的行李等物品进行检查后,今井武夫坐在一辆插有白旗的美式吉普车上。其他随行人员坐后面的一辆车。这时,媒体记者上来拍照。作为司机的中方士兵一个埋下了头,另一个则用准备好的报纸挡在了前挡风玻璃上,以示不愿和日本人拍照。
  3分钟后,吉普车向空军总站宿舍行驶。在长约两公里的路旁,已经站满了军民和百姓。市民们有的握拳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审判战犯!”“严惩战争罪犯!”还有的敲锣打鼓,唱歌跳舞,鼓掌声、鞭炮声震耳欲聋。今井武夫一行被现场的气氛震撼,汗流如注,面白如纸。
  今井武夫宿舍的板壁上涂着很大的白十字标志。室内生活用品一应俱全。但今井要求穿木拖鞋,只好临时提供了两双新布鞋。次日清晨,起床号刚落,今井一行就向警卫请示,要求到室外活动10分钟。获准后,他们排成一横队,向东方一鞠躬,齐声高呼“祝愿天皇健康长寿,国运昌盛”,然后散开作徒手体操。可见,日本武士道的精神枷锁对日本人桎梏之深。
  会场的布置很简单。长方形的桌子按中日双方面对面放置,上面铺着白色的桌布。桌子旁边放着黑色的椅子。会场另一头放了一张大餐桌,供新闻记者放置打字机和摄影摄像器材。整个会场严肃、简朴,没有任何装饰。
  
  “虹,中国的虹,中国的吉兆!”
  
  下午3时40分,今井武夫带领参谋桥岛芳雄和前川国雄及翻译官木村辰男得到允许后进入会场。
  在会议上,中方要求提供驻在中国大陆、台湾和北纬16度以北的越南地区内所有日军陆海空的战斗序列、兵力位置和各种指挥系统等表册和文件。今井武夫通过翻译回答,各种略图已经制好拿来了,但台湾和法属印度支那地区的日军不属中国派遣军管辖,只能尽所知的情况概要附录在上面。最新的东三省向华北调动的情况并没有注明在地图上。木村翻译完毕后,中方翻译立即严正指出,今井讲东三省、越南和台湾的大概情况,他是知道的。这两句话没有翻译出来。会议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在下午4时50分日本降使起身鞠躬,退出会场。下午5时整,中方代表萧毅肃宣布日本投降典礼结束。礼堂巾的人们鱼贯退出会场。忽然有人惊呼:“虹,中国的虹,中国的吉兆!”所有的人都抬头望去,东方天空云幕上竟然出现一条七彩虹!真的是“拨开乌云见彩虹”啊。
  当天,中国陆军司令部发布第4号公报:“公布芷江受降经过;公布日军分布我13省区109万兵力分布情况,另外还有台湾5个师团、越南2个师团,香港还有防卫队。”
  从1945年8月21日~9月8日,在芷江共签发了载有投降详细规定命令备忘录24份,部署了全国16受降区102处缴械点的受降工作:收受处理了与蒋介石、冈村宁次、冷欣等人来往电函40余份;确定了日本投降各项具体条款,受降签字时间、地点,完成了接收日军投降全部实质性工作。
  “芷江受降”宣告了侵华日军的彻底失败,写下了我国近代史上抵御外敌入侵第一次取得完全胜利的光辉一页。

 

    木青  《环球军事》2004年第22期


 回到顶部